#OOC预警

#语文书是我的灵感源泉

#上课不务正业时get到的

#2018的第一天在打字中度过


1

       许多年前,有一个皇帝,叫做叶修。叶修皇帝非常爱漂亮,为了穿得漂亮,不惜把所有的钱都花掉。他十分热衷于时尚界,曾经也是老佛爷级别的教科书设计师。但当上皇帝后就沉迷于自己的非主流审美世界当中,设计出了以君莫笑为代表的一批“皇家时尚”,包括“无敌最俊朗”“忧郁小猫猫”等神作,目前正在民间风靡开来。

     有一天,他的京城来了两个骗子,自称是织工,说能织出人间最美丽的布。这种布不仅色彩和图案都分外美观,而且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怪的特性:Clever people cant see them.Foolish people cant see them either.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那真是太棒啦!”叶修皇帝对前半句话十分满意,“那你们赶紧用这种布为我制作这种衣服吧!”于是他付了许多钱给这两个骗子,让他们马上开始工作。



2

        事情传开了。朝中大臣们纷纷得知,惊恐不已。

       “陛下,恕我直言。”喻·手速破万·文州公爵被推了出来,对叶皇帝说,“请还是不要用这种布料做衣服吧。”

        “为啥?不要。”叶皇帝正在为自己的新作品“悟道君”忙前忙后呢。才不要,人家会有小脾气的!

        “这......这种来路不明的人制作的奇怪的布料,怕是有人别有用心啊!”喻文州使劲哔哔。

        我不就是怕你被某些愚民看光光啊连我都没看过的怎么能让被人看到呢原来聪明也是一种罪过的吗!

        “不要!你们谁也不能阻止我对美的追求。”叶皇帝小公主式白眼卖萌。

       喻公爵表示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飘飘忽忽地走出了宫廷的休息室。

       门外,一群悄咪咪偷听的老猥琐大臣们见喻文州出来,赶忙围了上去。

         “怎么样怎么样有戏吗?叶修家伙怎么说?”文政官黄·安静如鸡·少天仗着自己的语速与喻文州私交甚好抢着开口。

        喻文州摇了摇头。

         韩·温柔思密达·文清公爵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握紧了拳头:“真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天知道。”喻文州无奈地扶额说道,“我只知道我第一次这么希望自己可以愚蠢一些。”



3

        “叶修,”下午茶时间,一群家伙在宫廷后花园瞎闹,一只白鸽飞过来停在苏·女神棒棒哒·吃货·沐橙女亲王肩上。沐橙解下白鸽脚上绑着的什么东西,展开,读完,对一旁叼着烟吞云吐雾的叶皇帝说,“叶秋说他马上回来。”

(提示语真长……)

        “嗯?”皇帝的一对好看的下垂眼眯了起来,“蠢货弟弟不应该下周才回来吗?”

        沐橙表情渐渐模糊:“他说提前把边疆的事办完了,就先回来。”

(笨蛋哥哥你的蠢货弟弟可想你了啊φ(>ω<*) )

         “唔。不行。那得算工期未满,小心我给他扣工资.....”

        叶修叶秋兄弟俩个一前一后隔着3分钟出生。修修是哥哥,所以当了皇帝;秋秋是弟弟,所以封了亲王。这换了别人家可以上演一出弟弟不甘逼宫篡位毒杀哥哥但是投毒侍女心软留了哥哥一条命弟弟成功称帝哥哥隐性瞒名找个地儿打怪升级只等一日东山再起夺回王位抱得美人归的故事(不是)。但这一对儿相反,自从叶修被立为王储之后就一直搞肖时钦事情想尽办法要老爷子把太子换成叶秋,而叶秋生怕哪一天老爷子真的被气疯了改变主意早早就要了亲王印远远地跑到自己的封地去了,一直等哥哥登基王位坐稳了才十分猥琐地回来。

       十分贴切地解释了贵圈真乱。呵。

        前几天撒手掌柜叶皇帝派叶秋亲王去边疆处理点小事情(嗯),好不容易落到有几天没人一天到晚跟着唠唠叨叨吵吵嚷嚷礼仪规范的日子,没想到那蠢货弟弟居然提前回来了。

(叶修式不开心.jpg)

        “我要是他肯定也急急忙忙回来。”沐橙捂嘴看戏笑。叶秋消息多灵通啊,自家笨蛋哥哥要做件有可能被人看光的衣服这么“大”的事这么可能不知道,刚想着笨蛋哥哥真会惹事,可不快马加鞭回来。

       可是叶修不开心。

       第二天上午叶秋就回来了。

       据说叶秋与叶修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关于新衣服的友好讨论,其场面十分激(wei)烈(suo),最后叶皇帝以他从小就苦练的嘲讽之术终于将亲弟弟叶亲王堵的哑口无言,落下帷幕。

(修修皇帝:哼!谁也不能阻挡我对美的追求。)

 

 

4

       “来来来我的好文州,”叶皇帝躺在沙发中伸了个懒腰,“来来来你帮哥去看看那两家伙的布料织的怎么样了好不好?”

       喻文州拿着本不知道什么书看得认真,头也没抬:“为什么陛下不亲自去。”

      叶修跳下沙发,噔噔噔地跑到布料推旁,往那儿一赖:“不,我的悟道君需要我。”

       我是皇帝我说了算。

       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去了。

我家小可爱我不宠谁宠。



5

        织布的房间吵吵闹闹的,“卡兹卡兹”织布机运转的声音有些刺耳。两个骗子正在空织布机上忙碌地工作。

       喻文州盯着织布机。

       喻文州盯着织布机。

       喻文州盯着织布机。

       很好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我现在是不是应该高兴?

         “您觉得这花纹是不是很美丽,色彩是不是很漂亮?”骗子问道。

        喻公爵的小脑袋瓜中正上演着两部大戏以至于无法正常回答。我该不该高兴呢?他很严肃地问着自己。

        漫长的5分钟过去了。

       “花纹和色彩都很美丽。是的,我将要呈报皇上,我对这布料非常满意。”喻公爵和善地微笑,“就这样继续工作吧。我会向皇帝多多美言的。”



6

       “真的。陛下你相信我,”喻文州真诚地望着叶修的大眼睛,“我改变主意了。你一定一定一定要用那种布做衣服。”

        “好看?”叶修眨眼睛。

        “无与伦比的美丽,跟你可配了。所以最好把所有的衣服都换成这种布料的。”

        “意见变得这么快?”

        “见事实说话。”

        “行了。”叶皇帝打了个哈欠,“你的审美我放心。但全部换成同一种还是算了。单调,衬不出哥的气质。”

        行吧。你说什么都对。(^-^)

      (人不可以贪心)

该看的一定是要看的。

尤其是皇帝的小肚子。

烧香保佑衣服赶紧做好换上来迎接我的幸*福。

(损:搞得好像这是一篇喻叶一样。)




7

       这两个骗子又要了更多的钱,更多的生丝和金子,说是为了织布的需要。他们把这些东西全装进了腰包。

       过了不久,叶皇帝又派了另外一位官员文政官黄少天去看工作进行的情况。黄少先前跟喻公爵串通好了,甚至想直接表明自己对衣服满意到三万字写不完的赞美,可文州一定要他去一次才行。

       黄少天看了又看,仔细地看了又看,假装仔细地看了又看,假装仔细地看了又看那两架空织布机,上面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

        “你看这段布美不美?”两个骗子问。他们指着,描述着一些美丽的花纹但事实上它们并不存在。

       很好。

       “很好。”黄·安静如鸡·少天大人安静如鸡地说了两个字......

       然后一路小跑跑到叶皇帝面前用两万字不空格不停顿不喘气还不加标点的语言描述了一边那看不见的布。

       浓缩成两个安静如鸡的字就是:很好。


叶修:真的这么好?哥都好奇了,我去看看。


黄少天:(按着叶皇帝)不用不用老叶不劳你亲自去啦我和文州的目光你还信过吗你就在这儿好好等着新衣服做好等到哪一天我们直接穿的漂漂亮亮地现在留一点悬念和期待好吗亲?


叶修:既然这样的话,过几个月的新年游行大典的典礼服我就用这种布做好了。


黄少天:???????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行大典时不可以我拒绝这样会balabalabalabala......(对我就是懒着写了!)


叶修:请你保持安静如鸡好吗?(微笑)

(损:很好)



 

8

       “陛下。衣服做好了。”

       两个月之后,两个骗子传来消息,请叶修皇帝去试穿衣服。被黄少天死死按着一直拖到了游行大典的前一天。

      叶秋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韩文清一大群陈年老G A Y闲的没事跟着叶修去试衣服,后面悄咪咪跟着苏沐橙楚云秀和戴妍琦三个人一路小声哔哔时不时哈哈大笑表情猥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帝的大典提前举行了呢!

        “陛下请看。”两个骗子各举起一只手,好像拿着一件什么东西似的。他们说:“请看吧,这是裤子,这是袍子,这是外衣。”“这些衣服轻柔得像蜘蛛网一样,穿的人会觉得好像身上没有什么东西似的,这也正是这些衣服的优点。”

        所有的人都把目光紧紧盯着皇帝,拍他突然闹出点什么幺蛾子。

       叶修皇帝揉了揉眼,咋了眨眼,揉了揉自己的小脸儿蛋,都起小嘴来了一记疑惑歪头杀。

       我曹。你有话快说不嫁何撩啊别仗着自己可爱就为所欲为啊!

        “可是,”修修皇帝总算是开口了,带着三分小迷茫和七分小不解,“不是什么也没有吗?”

      “不存在的!”

      “陛下你再仔细看看!”

      “你看看这衣服多好看!”

      “叶修我知道你眼睛不好但是你相信我这衣服好看!”

        叶皇帝有点被吓傻了。

        干嘛这么激动啊。吓到人家了啦......

        “啊......奥。那...你们来为我试穿一下?”

        两个被吓出一身冷汗的骗子抹了抹脑袋,刚想上前:“那现在请皇上脱下衣服好让我们在这个大镜子面前为您......”

        两人吓了一跳。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冷了不止一点半点。那一位位大人的眼神瞬间全都交汇到他两身上,而且是一种可拍的眼神。尤其是那位原本就神情凶狠(?)的韩文清大人,目光更是要杀人。两人哆哆嗦嗦了一阵,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叶修,这样有失体统,还是让服侍的人来帮忙试穿吧。”王杰希打破沉默,从外面唤进两个侍女,把骗子和闲杂人等赶了出去。

        开玩笑,还想给我们家叶修换衣服?我都没有过怎么轮得到你!

      叶修取下后裙,褪去外套和马甲,脱去靴子和外裤......

       几人目不转睛地看着。明明想着要掩饰一下来着,可根本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看着皇帝的衣衫被一件件褪去,就像在打开一份精美包裹着的礼物一样。最后只留下了一件单薄的里衣和一条到膝盖的裤子。

       我家叶修怎么这么好看啊!

       单单的衣料几乎完全遮不住:身材不算多么多么好,没有什么夸张的肌肉和人鱼线,精瘦的身体显得十分匀称,里衣的宽松的领口里隐隐露出立体的锁骨。两条腿白皙,修长,养尊处优的皇室模样。几人看得竟然是发呆了。

        被侍女服侍着穿上了所谓的衣服,叶修抬起一条白胳膊,看了看,还是什么也没有看见。

        “好看吗?”他问一旁简直快要流口水的一群人。

        “好看好看好看......”

        是的,我家叶修就是这么好看。

        穿啥都好看。

        不穿最好看。



9

       “叶修准备好了没大家都在外面等着呢华盖也准备好了你倒是快点快点啊游行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黄少天在外面大声说着。

       叶修懒洋洋地走出来,只穿着里衣:“好了好了急什么急。走吧。”

       游行大典开始了。跟着一起的几位亲王重臣紧紧地簇拥着叶修皇帝,围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自家小皇帝几乎是裸奔的样子被别人看见。

        人有失手马有乱蹄。

        “可是皇帝什么衣服也没穿呀!”卢瀚文一个小孩子最后叫了出来。

        “上帝哟,”刘小别他的哥哥急急忙忙堵住他的嘴,“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世界安静了。


喻:呵

黄:呵

眼:呵

韩:呵

橙&楚:喜闻乐见

修修:???

----—----------------------------------------------------------------




我说我是不是可以写一个毁童年系列?

 


评论(6)
热度(10)
© 损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