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丸粥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

18岁成年快乐!

成年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没有

脑内时间轴混乱所以没有写18岁的喻......

OOOOOOOO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去你的和谐!

走你┏ (゜ω゜)=☞

 

1

        今天的蓝雨又是和平的一天呢。

        卢瀚文躲在训练室的角落,悄悄咪咪地偷吃薯片,“咔吱咔吱”的声音听着可爱。广州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玻璃洒进室内,在地板上剪影斑斑。

         突然的一声巨响,训练室的门被极其粗暴地打开了,吓的小卢手中的薯片都快飞出去了,急急忙忙往打开的键盘抽屉里一塞又抬手关上,动作顺水流云一气呵成堪比被捉奸在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下一秒小卢就被某个扑过来的不知道是谁撞了个满怀,同时被严重地声波攻击了,耳膜都疼。“黄少你………好吵啊!”

         “小卢小卢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黄少天哀嚎着,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什么怎么办啊……”小卢被按着肩膀一阵开了技能似的疯狂摇晃,都快吐出来了。

        少天停止了对小卢的攻击,一本正经满脸严肃地对它说道:“明天就是队长生日了啊!可还是我到现在都没有想好要买什么礼物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我只有24小时都不到的时间了!小卢你说我怎么办啊!要是买不到礼物队长不理我了怎么办!”

        “不是,”卢瀚文,15岁,无奈地摸了摸24岁的黄少天的头,“黄少我相信队长不是这样幼稚的人的。”

         “重点是这个么!重点是礼物啊礼物!小卢你有没有听懂我说的话啊!你怎么不知道找重点呢啊!你们语文考试做阅读理解的时候你有认真吗!……………”

         “黄少,”卢瀚文觉得自己作为未成年儿童还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栋梁不应该遭受如此残酷的攻击表示愤怒,“我觉得你实在不行就把自己送给队长好了。”

        “………………”

         请珍惜下面两分钟里安静如鸡的黄少天。

         两分钟过了。

        “你们………知道?”少天沉寂地开口。

        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点头。你以为你们天天腻歪在一起看上去像是正常的队长和副队长而不像gay佬吗?

        “啊啊啊既然都这样了我就不用隐藏了这样好累啊!是的我是喜欢队长!特别喜欢炒鸡喜欢甚至想要和他在一起的那种喜欢!我相信你们都是尊重爱情的人不会在意性别这种细节的对不对!小卢你的意思是让我在队长生日的时候表白吗?可是虽然本剑圣帅气逼人隐居潇洒但我看队长那么笔直笔直的会答应我吗?我相信自己可以的也能够肯定我以后会好好对待队长的好好爱他疼他的但是队长他愿意吗?啊啊啊先不说这个的话我应该怎么表白啊你帮我想想啊啊啊啊!”

        听完这些话,不,连话都还没听完,小卢嗖地站起身一推椅子就跑了,没错就是跑了,而且是用他100米短跑比赛时的最高速度跑了。

         然后把郑轩和宋晓抓来了。

卢:我是个孩子黄少你不要问我啊啊啊啊!

郑:??????????

宋:?????????!

         在黄少天用慷慨激昂的语言表达了自己对队长的爱意和想要表白的决心后,被强塞了一脑袋狗粮的两人在晕倒前艰难地说了一句:“黄少,感情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说的清楚些,你只要记住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实的后(liao)盾(ji)就行了……”

 

  2  

       据说在这个煎熬的晚上,黄少天认真地思考了整整一晚上但依然没有想出完美的表白方案。

    据说在这个普通的晚上,熬夜刷BOSS的兴欣某队长受到了黄少天QQ弹窗的猛烈骚扰以至于丢了BOSS,十分愤怒,并下定决心要抢光蓝溪阁的所有BOSS。

      

3

第二天的早上。

      喻文州像往常一样来到了训练室。

      进门之前他顿了顿。然后才进门。

      门开了。喻队走进来了。喻队关上门了。

       什么也没发生。

    嗯?

       喻文州有些惊讶。坐在电脑前的黄少天像是没看见自己的到来似的,专心致志地埋在训练软件里,连头都没抬一下。

    忘记了?不会吧......

       过了一会儿郑轩来了。“生日快乐!队长!”郑轩笑着说。

       “谢谢!”喻文州也笑着回答,心里怪怪的。他怎么感觉郑轩刚刚的笑容中有一点儿……心脏?

       错觉吧……

        喻队转头看向少天。他依然沉浸在电脑里,依然眼神都没给他一个。

        队员们一个个来了。每一个人在进门时都表情夸张地对喻文州道声“生日快乐!”,喻队也是一一的微笑回答。他每一次都偷偷看向黄少天,可无论队员们的声音有多大,少天都跟没听见似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少天今天怎么了?喻队越来越奇怪了。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就算是两人不对盘黄少天也又高冷又别扭不冷不热地对他说一句生快又掩饰似的说几句风凉话,更别说向往年他生日的时候,他刚一只脚踏进俱乐部自家副队就大叫大嚷着飞过来喊生快,亲热地搂着他脖子力道没轻没重差把他勒死。

         小卢昨晚回家了,今天来的最晚。一进门就直接扑过来挂在喻文州身上大喊道:“生日快乐队长!队长生日快乐!队长今晚我们出去庆祝一下吧!”

        宋晓笑着转头说:“今晚我们就在俱乐部给队长庆祝一下,都准备好了。”

        “今年不玩儿惊喜啦。”喻队微笑,“谢谢大家。”目光却忍不住又飞向黄少天。黄少他正偷偷朝这边望,这一下子视线对上了。空气中似乎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黄少天跟做错了什么事一样,瞬间把目光移开,头低了下去,脸上泛起一片可疑的淡粉色。

       可爱。

       喻队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大家先自主练习吧。我先去经理那儿一趟。”

等队长走了,门关上了。一屋子人不约而同腾的站立起来,围向缩在一边的副队长。

    “我我我我去!”黄少天一脸惊恐地看着大家围过来,还都带着类似于“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瞬间回神,“我我我我……行了!我不要面子啊!郑轩宋晓你们两个家伙我跟你们拼了!把本剑圣的计划都透露了啊!”

    “行行行………”大家按住羞愤到炸毛的小剑圣,一边哄一边开导,“不都是为了黄少和队长未来的幸(性?)福生活嘛……”

    “切,等有空看我不虐死你两……”黄少天双手交叉抱胸,很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脸却还是很不争气地红了红。

    “但是我不得不说,”小卢举手发言,“黄少你刚刚的表现实在是太!怂!了!简直处到炸裂!你这样就算先表白也一定是在下面那个受!”

    “……”

“………我去小卢你才15岁!瞎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快快快给本剑圣练习去!热闹凑过了下面的内容还不适合你赶紧回避!你可是蓝雨的未来不要现在就脏了!话说这些东西都是你从哪儿知道的!你是不是跟群里那帮兴欣的心脏学坏了!还是楚云秀那个老女人摧残你了!都说了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跟联盟里的某些不正经的家伙天天闲聊啊!你还小啊不要长歪了!…………………”

 

4

“少天。”

刚从厕所出来正在蔫蔫地洗手的黄少天因为胡思乱想,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被突然喊他的声音吓得没一屁股坐在地上。回头对上那人猛然拉近距离的脸,又与刚刚所想的内容结合,脸瞬发就红了。“啊...队,队长啊。队长你吓死我了你怎么走路没有声音的啊?”

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帅的思春的小少天心惊肉跳的。“少天今天......有些不对劲啊。是发生了什么吗?”

“不不不对劲?我哪里有不对劲啊。队长你看错了吧我今天状态好好极了训练也做完了,你看没看我的数据啊我觉得我今天的完成度比原来还高出一截子呢.......”

“我不是指训练。”喻队温声打断了黄少天即将偏离的话题。

“那,那,我今天中午胃口也挺好的啊,吃嘛嘛香的,食堂的饭菜除了秋葵那都是超级好吃的啊我都光盘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向黄少天又靠近了些。黄少天看着面前的人又靠近了,脸不由地又烫了起来,身子不自觉地向后仰去,想要拉大这越来越近的距离。“内,内啥,队长你,靠的这么近干嘛......我,我真的没事了啦......”

现在两人之间的距离,连十厘米都还差点,在旁人看来姿势暧昧极了。在这种随随便便一个小动作都让人心跳的情况下,看着喻文州近在咫尺的脸,黄少天心里想的居然是“队长的眼睫毛好长啊好想拔一根下来看看”。这样的动作维持了一分钟,谁都没有动。

喻文州又叹了口气,退开身去。感到身边他的气息的远去,黄少天突然感到内心空空的。“少天,”喻文州低声开口道,“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好吗?什么时候都可以。”

“我真的没事啦队长......”黄少天抬不起头来。

“好啦。”喻文州又微笑地说,“先回训练室吧。”

看着队长的笑脸,黄少愣了愣,像是一朵沁人心脾的美丽睡莲在心底中绽放开来似的。真好看。他想。

 

5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歌是献给寿星的最重要的礼物之一。休息室里没有开灯,几只小蜡烛发出的微弱的一圈橙黄色光芒,从中能隐隐约约看见十指交握放在胸前,闭眼许愿的喻文州,薄薄的双唇轻微地颤动着,不知道许了些什么愿望,长而迷的睫毛映着烛光,闪烁着点儿光芒。站在他身边的黄少天,和大家一样都在唱生日歌,却是心不在焉的,所有的注意力又不受控制地跑到自己身边的队长身上去了。光线很暗,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可也正是因为这种模糊的效果,少天越发觉得那双唇瓣诱人,想要......

在生日歌结束的那一个瞬间,黄少天看到队长闭着的眼睛睁开,饱含笑意,往自己这边匆匆的一瞥,仅仅是短暂的一眼,黄少天就从他的眼眸中读出了那么多,多到他以为自己暴露了心思。可也只是那么一眼,喻文州的视线就回到了桌子中间摆着的奶油生日蛋糕上,回到了闪烁的蜡烛火苗上,然后在大家的欢呼和祝福声中,从容地吹灭了蜡烛。

光瞬间消失,周围陷入黑暗。

黄少天心中一动,下定了什么决心。

卢瀚文打开了电灯的开关,休息室亮堂了起来。

“队长生日快乐!”全体队员大声喊道,黄少天好像终于没心没肺了起来。他是喊得最大声的一个,一边喊一边扑向刚刚站起来喻文州,搂着他的脖子扑了个满怀。

“嗯。谢谢大家!”喻文州像往常一样的不紧不慢,眼底的和语气中流露出的笑意藏都藏不住。放开了黄少天后,他弯腰拿起了桌上放着的刀:“下面吃蛋糕喽!”

场面一度混乱。有的叫着说要最大的一块,有的指定要那一块上的巧克力,更多的是手指上沾了奶油大叫大嚷着往别人脸上抹,其场面如同饿虎扑食,群狼下山。一群大老爷们跟个没发育的小猴子似的,闹闹哄哄像是要回归童年。

.........

一闹闹到晚上十一点半。整个休息室惨不忍睹。这里没人喝酒,倒不会出现何等酩酊大醉还需要人抬这种情况,但大家也是累了,没几个回家的,大部分都干脆留在俱乐部过夜了。喻文州开始简单地收拾起乱糟糟的一推垃圾,有些人想要留下帮忙,但都被喻队挥挥手赶回去睡觉了。

“队长那我们先上去了啊。”郑轩和宋晓见只剩下他们和正副队长四个人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先打算撤离,把战场留给战斗人员,“队长早点休息啊。黄少晚安。”

经过黄少天身边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很有默契地冲黄少比了个加油的手势,然后脚底抹油,一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迅速远离战场。

黄少天脸有点黑。

他默默地走到喻文州身边,帮着一起收拾东西。喻队撇了黄少一眼,笑了笑没说什么。

两个人不紧不慢地收拾着,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半个小时。

听到墙上的钟响起了12点的提示音,黄少天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费劲地直起身,揉了揉酸痛的腰肢。他走到床边,神经一抽,伸手拉开了玻璃窗。

二月的寒风裹着水汽一股脑地冲到他脸上。黄少天倒吸一口凉气,感受着新鲜的冷空气穿过他的器官,一点点升温,进入他的肺部,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抱住了肩膀。

“少天?天气冷,把窗户关上吧。”喻文州出声提醒,也停下手上的东西,站起来走到黄少天身边,并肩和他站着,“感冒了就不好了。”

黄少天胡乱地摇了摇头,只是把自己的脖子缩进衣领。围巾在室内开空调的情况下他脱掉了,放在沙发的靠背上。喻文州无奈地转身把围巾那了过来,抓住黄少天的肩膀掰过来,使他的正面面向自己。黄少天浑身微不可见的抖了一下。却见喻文州只是拿起围巾,套在了少天的脖子上。黄少天配合着他的动作,将头稍稍低下来一点,脸又开始发红发烫了。喻文州的动作实在是温柔,轻轻地将长围巾一圈圈地给少天围好,修长的手指时不时触碰到他脖颈,痒痒的。

喻队放下手。

黄少天低着头,喻文州看着他头顶的法窝。两人又静静地站了一会儿。

“队长.......”

“少天......”

两人同时开口,又都是愣了下。黄少天终于抬起了头,视线对上了喻文州的视线,没有躲闪。

这一次,他一定没有解读错那眼神的含义。

“少天,我们......”见眼前的人又不说话了,喻文州小心翼翼地开口。

“不行!你不许说!”黄少天恶狠狠地突然凑近喻文州,用力地抱了一下又退开,“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对我说的和我想对你说的是一样的。但是!你必须让我来说出来!”见喻文州戏谑地挑眉,他红着脸,硬挺着继续说:“本少为了这句话做了这么久的心理准备了,你不许跟我抢!听见没有!”

“听见了。”喻文州轻声笑了出来。眼前人这幅做出来恶狠狠的可爱模样,实在是直击他心底。他不由地靠近这个人,把他轻轻搂进怀里,低头,扣着后脑勺,温柔地吻上了两片鲜嫩粉红的唇瓣。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他幻想了多少次的嘴唇正在温柔地亲吻他的,有力而温润的舌正描绘着他嘴部的轮廓,还狡猾地探进去,贪婪地汲取他嘴中甜蜜的甘霖。奶油蛋糕的香气还未在口中散去,变成了最好的介体,在两人之间弥漫开去。

等到一吻结束,黄少天已经浑身无力,站不住身子,只好靠在喻文州的怀抱中,微微地喘着气,眼眶微微发红,很没有胁迫力地瞪了一眼偷笑的喻文州,后者只是低头又亲了亲他的发顶。

“少天,说吧。”

“说什么?”被亲吻的七荤八素的小剑圣没能转过弯来。

“你说我不可以说,必须你说的。”喻文州握住少天的手,轻轻地揉着他柔软的掌心。

“啊......”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撑起身子,把头埋进喻队的脖颈,伏在那人耳边,很不好意思的小声说了三个字:

“我爱你。”

 

 

 

 

小插曲

宋:这两人啊.....

郑:啊队长黄少也脱单成双成对比翼飞了,而我又只能一个人度过春节。压力山大啊!

宋:.................你说黄少他真的不知道喻队也对他有意思吗?

郑:不知道。恋爱中的人智商为负数没准呢。

 

 

定时使我快乐!

 

评论(1)
热度(57)
© 损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