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我像进了暗阵一般两眼摸黑

竟然看完了春晚!

结果没有写完.....

今天一觉睡到12点

然后写到现在......

微量韩叶(大概?)

不知道写了些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是我的另一个人格写的

总之就是一句大家新年快乐!!!狗年旺旺旺!!!我给大家拜年了!!!

 

 

 

 

 

    今年的雪像是突然转了脾性,在北方待厌烦了似的,纷纷转战南方。看着一条条从南方传来的下雪的信息,北京的雪却跟聋了似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圣诞节没下雪,元旦没下雪,小年没下雪。

 

       叶修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天色慢慢变暗,透出深沉的宝蓝色,一副晴朗的模样。看样子也不是要下雪的样子。雪也并不想在大年三十除夕夜光顾北京。他有些失望地嘟起了嘴。早知道就在兴欣多待几天了,听沐橙说那边下雪了呢。

 

        不知道他那边下雪了没。叶修掏出叶秋刚刚给他配备的I Phone X,翻来覆去地鼓捣了一会儿,很笨拙地打开QQ,点开有着巨轮的那个人,大漠孤烟。叶修盯着这个名字看了一会儿,一脸怪异地给他加了个备注:大漠孤烟弯。

 

 

君莫笑:老韩你们那儿下雪了吗?

 

 

       安静了好一会儿,叶修甚至已经无聊到打算去刷一刷空间的时候,特别关心的提示音终于响了起来。

 

 

大漠孤烟弯:没有

 

 

      简单明了,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君莫笑:现在在干嘛?

大漠孤烟弯:刚吃完饭,等春晚。

君莫笑:守夜?

大漠孤烟弯:嗯。

君莫笑:行。一起跨年啊。

大漠孤烟弯:明年你过来一起。

君莫笑:......

君莫笑:老爷子喊我了先下了一会儿找你。

 

 

       韩文清看着那难得会出现的六个点,嘴角弯出一抹少见的弧度。

       叶修想了想,还是把备注里的“弯”字给删掉了。脸有点红。

      今年都还没来呢,谈什么明年的事啊......再说还没准是你过来呢......

 

       叶家的客厅。沙发挺大,坐着叶修叶秋叶父叶母还趴着条土狗小点,夹在叶修叶秋两兄弟之间,四人一狗一字排开,一点儿都不嫌挤。

        叶秋想尽办法想离混蛋哥哥近一点,可是叶修紧紧地抱着小点一丝不让。小点很大爷地摊在叶修怀里,享受着时有时无的理毛按摩服务。

       当最后一次叶秋做出努力的时候,察觉到什么的小点终于结束了抱枕状态动了动。

       正当叶秋感动地以为自己从小养大的狗子终于良心发现感动的泪流满面的时候,小点回过它高贵的头,用轻劣的眼神挑衅地撇了叶秋一眼,又往叶修怀里软绵绵地一趴。

叶秋:??????小点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条可爱的土狗子了。

 

 

       北京也被禁止了燃放烟花。外面静悄悄的,除了电视里春晚的唱唱跳跳之外听不见一点声音。叶修抓了一把瓜子,靠在沙发背上,有着没着地磕着,瓜子壳往茶几上的垃圾盒里潇洒一扔。瓜子壳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抛物线,稳稳地落在了垃圾盒的边缘上。

 

        叶修呆呆地盯着。

 

      瓜子壳往左倾斜了。

 

        瓜子壳往右倾斜了。

 

        最后瓜子壳稳稳地定留在了边缘上。

 

        叶父装作没看见,但什么都无法阻止他那张英气的脸变黑。

 

        叶秋往叶修那儿缩了缩,远离老爹散发出的黑气。

 

        电视上的人们唱唱跳跳。看着都累,叶修想。

 

        叶修不太懂杂技表演,反正看上去很厉害。飞来飞去跟王大眼一样,就差个扫帚就完美了。而且看着腰疼。

        腰疼。

        且蛋疼。

       我在写些什么鬼

 

 

荣耀联盟职业选手总群

 

斩楼兰:雨神来了,我们北京有救了!!!

夜汐:雨神来了,我们北京有救了!!!

 归去来兮:雨神来了,我们北京有救了!!!

前方隔海:雨神来了,我们北京有救了!!!

千叶若离:雨神来了,我们北京有救了!!!

再睡一夏:雨神来了,我们北京有救了!!!

君莫笑:雨神来了,我们北京有救了!!!

斩楼兰:哎呦大神捕捉!

千叶若离:捕捉大神!!!

夜汐:大神过年好!

王不留行:前辈回北京了?

君莫笑:嗯,几天不见想哥了吧。

夜雨声烦:靠靠靠老叶你个家伙又悄悄咪咪跑了都不跟我说一声就玩儿失踪我告诉你就算你退役了也别想这么当撒手掌柜了兴欣的小朋友们还需要你你可还是个挂名顾问!!!

君莫笑:我不看我不看。

沐雨橙风:不听不听,黄少念经。

沐雨橙风:叶修你回家了吧

君莫笑:在家。兴欣今天几个人?

夜雨声烦:苏妹子你就知道和他一个鼻孔出气人家失踪你都不说说他小心他飘!!!

沐雨橙风:我,果果和包子

索克萨尔:少天你冷静^-^

君莫笑:包子没走?

包子入侵:老大!!!

包子入侵:老大我想死你了!!!

君莫笑:好好我也想你

风城烟雨:手动@大漠孤烟

鸾辂音尘:叶神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君莫笑:......

大漠孤烟:嗯?

大漠孤烟:别玩儿手机了

大漠孤烟:好好陪着爸妈

沐雨橙风:韩队你都改口了?!

鸾辂音尘:看看人家的效率 (*T_T*) ( ̄. ̄)

生灵灭:小戴......

百花缭乱:啧啧啧世风日下啊......

君莫笑:孙哲平把你家四亚拖走!

百花缭乱:你妹!谁是四亚!

沐雨橙风:找我有事(〃´-ω・) 

再睡一夏:张佳乐我们私聊去

百花缭乱:好(〃'▽'〃)

............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

 

 

        各种群魔乱舞。

      “小修,别玩手机了。”叶母察觉到了叶父气场有些混乱,赶忙提醒了句自家大儿子。好不容易回家过个年,和和气气点儿,别老头子又脾气不好自己生气。

       叶修点点头收起手机。

       继续看春晚吧。

        叶秋时不时对叶修吐槽个一两句节目啊,特效啊,台词啊,抢红包啊,叶修点点头嗯个一两声。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平静。

 

       一年又结束了啊。

      叶修有些恍惚。

      今年的发生的事情还真多啊......

      不过,总结下来也不过是拿了两个冠军嘛。

      只是一个第十赛季,一个世邀赛而已......

      而已?

 

       时针和分针之间的距离一点点拉近,新年的脚步徐徐而来。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新年快乐!!!!!!”

      外面隐隐飘进来一群年轻人兴奋的叫声,欢呼声。

 

       叶父站起身,揉了揉腰。刚想要上楼去,突然停住,有些别扭地看了两个儿子一眼,哼了一声,扔过来些什么东西。

        叶家双子一人接住一个,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仔细一看,是个红包,很小很小的那种。打开一看,装着一枚硬币。也只有一枚硬币。

       兄弟俩看向父亲。叶父已经上楼了,留下一个楼梯上的背影。

        叶母好笑地看着这父子三人。笑了一声,走过来,弯下腰,抱了抱两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儿子,声音中饱含笑意:“小修,小秋,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妈!”

 

“早点睡啊。你们爸呀他.......”叶母没有说完,笑着摇着头,也上楼了。

 

       留下客厅里两兄弟一脸懵逼,大眼瞪小眼。

       气氛一度鬼畜。

       秋宝宝打破了沉默,咳嗽了一声。拿出手机。他的微信联系人可是多,礼貌新年祝福的一抓一大把,还得一个个回复。大工程啊,叶总裁的脸塌了下来。

        修宝宝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怀中快睡着的小点。小点突然惊醒似的一抖,从沙发上跳下来,腾腾腾地围着自己的窝转了两圈,纵身一跳,一个土狗打挺,钻进小棉花毯子下面。

        叶修懒洋洋起身,拖拉着步子走向阳台。

     “干嘛去?”叶秋问,头也不抬,继续frighting。

     “电话。”

 

        阳台上,一个字冷,两个字冰阵。叶修一抖,想着动作快点懒着拿外套了,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输入那串熟悉的号码。静静等待。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叶修一脸生无可恋地放下手机,抱住自己瘦弱的小肩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电话铃声响起。

        他一怔,屏幕上是刚刚拨打的号码。伸出冻的红红的手指,点了接通:“喂?”

 

“刚才在和谁打电话?”

 

“你呀。”

 

“......那是巧了,同时打的确打不通。”

 

“鬼。”

 

“............”

 

“老韩啊。”

 

“嗯,干嘛?”

 

       叶修扶住栏杆,整个人的重量全依靠在墙上,探出脑袋往楼下看。街灯静悄悄的,路也是静悄悄的。他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和平往的嘲讽的笑,无所谓的笑不同,是毫无杂质的,发自内心的,淡淡如春水,像那将要到来的三月春,像一朵靓靓的点红白梅。

 

“新年快乐啊。”

 

评论(1)
热度(3)
© 损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