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晚了晚了!!!!

韩队我对不起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不管了......

我最最最最帅的韩文清队长,生日快乐!!!!

~~~~~~~~~~~~~~~~~~~~~~~~~~~~~~~~~~~~~~~~~~~~~~

#OOOOOOOOOOOOOOOOOOOC预警

#可能是个魔男捡儿的梗

#巨巨巨....大年龄操作

#真·小学生文笔

#走你..........?

 

------------------------------------------------------------------------------------------------------

1

 

韩文清睁开了眼睛。

 

小屋里静悄悄的。除炉子旁的一口大锅上咕噜咕噜地冒着点水泡,不知道在煮着些什么。

 

自己正睡在一张小小的床上,小床被悬挂在屋子一角的天花板上。一扇小窗就在自己身边,粼粼阳光照进来了些,给了有些昏暗的小屋一点光。小窗下边是个大书架,零七零八地堆着些书籍。

 

他揉了揉脑袋,头发乱糟糟的,坐起身来,将枕头垫高了一些,靠在身后半坐半躺。头还是有点晕,加上有起床气,并没有急着掀开被子,静静愣了一会儿。

 

咕咕。肚子叫了。小韩文清想要从悬挂的床上下来,可对于他来说,这儿离地面还是高了那么一点。他趴在床边,摇摇晃晃了一阵子,还是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啊!”他叫一声,小脑袋上鼓起一个大包,疼得蜷曲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咔吱”

他听见门开的响声,他听到有人进门的脚步声,他听见那人鞋跟触及地面时发出的清晰的哒哒声。他感觉到那人带进一阵微微凉的风,风里有屋外阳光的味道,让人心安。他知道屋主人回来了。

 

叶修将扫把靠在墙边,一手抱着一纸袋的食品,站在门前。身上粘着些穿过树丛时留下的痕迹。他看见了缩在角落的小男孩,正在用那双晶莹的眼睛望着自己。

 

他勾起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那个灿烂如星河,温暖如阳光的笑容,那个永生永世令韩文清见之不忘的笑容。

 

“哟,你醒啦。”

 

这是韩文清被叶修捡回来的第一天。

 

2

 

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是春雨。细细密密,缠缠绵绵,从早到晚下个没完。天空发着阴阴的光,春天的光。

 

街道上行人不多,显得空空荡荡。路面的凹凸不平使它积了些水。韩文清奋力奔跑着,脚重重地踏进水坑里,溅起水花,飞到了他的裤子上。他没有打伞也没有穿任何的雨具,雨水淋湿了他小小的身体,小水珠留在头发上,慢慢汇聚成大水珠,再顺着前额流下。韩文清浑身是湿透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出来,像是完全没有理由。醒来不久后,趁着叶修为自己煮汤的时候,偷偷地溜出了那间小屋。叶修可能正在找自己。他现在既担心会被发现,又期待着被找到。这种矛盾的心里使他很不解。叶修是个好人,他把他捡回来,给他衣服穿,给他饭吃,还为他处理了伤口。韩文清才10岁,是个孩子,孩子怎么会感受不到别人的善意呢!可他为什么要逃呢?仅仅是因为叶修是个巫师吗?他们才认识短短的两天时间啊?巫师怎么了呢?他又能……

 

“啊!”

 

“哎我说你小子,跑什么跑啊!”韩文清双脚突然离开了地面,被一股力量拎着飞了起来。他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是叶修骑着扫帚像提小鸡似的把他提到了半空中。“跑就算了。现在在下雨哎,连把伞都不带着。看看你都淋湿了吧。你一个小孩子感冒怎么办啊……”

 

听着叶修的喋喋不休,韩文清始终一言不发。叶修将沉默的小朋友提到扫把上,叹口气说:“抓紧了,我加速了。”

 

“……抓哪儿?”韩文清小朋友总算开口。

 

“抱紧我的腰啊。好了吗?我加速了啊。”

 

扫把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少。叶修用法力凝结出一面空气屏障,前冲的气流将雨水吹到一边,风儿呼啸着从两人身边掠过,发出骇人的声响。韩文清不怕,但依旧下意识地抱紧了前面人的腰,感受着从对方紧贴着的身体上传来的阵阵温暖。

 

好冷啊。

 

当他发现自己身上的水将叶修也弄湿了的时候,韩文清有些抱歉地想要松开手臂,让自己离叶修远一点。

 

“别乱动。”可叶修察觉到他的动作,赶忙出声制止了他。

 

“......你衣服会湿。”韩文清沉声说道,声音哑哑的,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的声音。

 

“没事!回去换就是了。抱紧了,小孩子听话!”叶修哄小孩子。

 

韩文清无语了。

 

让他不解的是,心中似乎是有那么一种奇怪的感觉开始发酵了:多久了,多久没有人这样拿他当小孩子了。哪怕他只有十岁,在战区漂泊的日子也已经有三年了,每一天不都是活在刀刃上。人类与魔法师的战争每天都在进行,在那片危机四伏的地方,谁知道会不会有一颗子弹突然出现击碎你的颅骨,或者一声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法术吟唱将你霎那抛入地狱之中。时时刻刻都要紧绷神经,日日夜夜都要颠沛流离。好在上天保佑他,让他终于来到了和平区。现在,他被叶修捡到了。

 

怎么讲呢?无论怎么样他都是一个人类孩子,对敌对方魔法师肯定是没什么好感的,更何况,他的爸爸,妈妈,都死在巫师和女巫的诅咒之中。孩子怎么会不知道什么是该怨恨的呢。但是现在,他对叶修,这个巫师,这个刚刚认识两天都不到的巫师,这个把他从大街上捡回来的巫师,这个会对他感到担心的巫师,不但完全没有了怨恨之心,甚至产生了好感。

 

这是为什么呢?

 

小韩文清在心中问着自己。企图用自己十年的人生经历来解释这一个问题。

 

想着想着,没想出个所以然,他自己倒是越来越昏昏沉沉了。

 

没办法,这里可是和平区,人类和魔法师是和平的。他睡着前这样对自己说。

 

3

 

小韩文清发烧了。

 

这一点都不出人意料,他在这三年里几乎都没有吃上一顿饱饭,睡上一次好觉,加上淋了雨,小小的坚强的身体终归还是撑不住倒下了。

 

叶修将挂在天花板上的小床被放了下来,铺在小屋子的中央,方便自己照顾这个人类小孩。他明显不像会照护病人的样子,笨手笨脚地为韩文清量体温,敷热毛巾,喝药。他只觉得自己真没用,空有一身法力的本事,却一点都不懂照护孩子。

 

小孩子发热发的挺严重,两天了烧一点没退。叶修着急了,喊来了微草医院的王杰希帮着看了看,开了几味药草,才总算是退了烧。王大眼让叶修召唤个修鲁鲁,跟着帮忙照护韩文清,叶修不干,全非要自己来干。

 

等了一个星期,小韩文清的病才算是好了个明白。

 

那个下午,叶修从王大眼那儿拿药回来的时候,韩文清正在翻看大书架上的书。这些书大多很破旧,有一种独属于古书的神秘气息。

 

见到叶修回来,韩文清有闪过一丝的慌乱,想要把书放回书架上去。叶修倒是完全不介意的样子,只是问他感觉身体怎么样。

 

“很好。应该已经好干净了。”韩文清回到。

 

“嗯,那就好。”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瓶瓶罐罐的东西。

 

然后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叶修静静地整理着东西,有时物品之间碰撞会发出清脆的“砰”的声音。韩文清则是完全陷入了沉默。

 

“你到底为什么要把我捡回来?”韩文清脸色有些黑,还稚嫩的五官棱角分明了起来。

 

叶修还是没有看向他,他忙着往扫帚上摸保养的松木油:“你是个可怜的小孩子,我是个好心的巫师。所以我把你捡回来了啊。”

 

“可我是人类,你是魔法师,有必要这么好心吗?”

 

“小朋友,”叶修直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腰,目光指向韩文清。韩文清也看着他,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像是发生了什么质变似的。“这里是和平区。你懂吗?这‘和平’两个字,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两人再次沉默了。

 

..........................

 

“别叫我小朋友。”

 

“奥,那叫你什么?^-^”

 

“我叫韩文清。”

 

“嗯,我叫叶修。所以我叫你文清?”

 

“...不。”

 

“小韩?”

 

“不要。”

 

“清清?”

 

“...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那多不亲切啊!要不叫老韩?”

 

“随你便吧。”

 

“那你可是占了大便宜啊!我的年纪当你爷爷可能都够了。一下子就和我一个辈分了。”

 

“哦,你多大了?”

 

“嗯,不知道啊,反正至少一百多岁了吧.......”

 

“这么老?”

 

“没有,还好,不存在,我还很年轻的。”

 

“没见过年纪这么大还这么幼稚的家伙啊.......”

 

4

 

韩文清很早就知道叶修不是一个普通的巫师。

 

一开始是从那一架子的书上看出些端倪的,叶修的书种类太过繁杂了。韩文清知道,魔法师内部是有分不同的种类的,主要的流派分别是:战斗法师,元素法师,魔道学者,死灵术士和召唤师五种。五派同宗同源,可是发展的到后期,差距就愈来愈大了。因此,魔法师们一般都会选择这五派中的一派进行专修,可能还会学习少量的其他派别的魔法,剩下的便没有精力再去研究了。

 

而在叶修的书中,五派书籍却以几乎完全一致的比例分布。甚至还有一些极为少见的流派书籍出现。

 

但这还只是怀疑。

 

在叶修身边,韩文清随着日子一天天长大,他渐渐成长成了一名坚硬的少年。与叶修相处的时间越长,他就越感受到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魔法师的不凡之处:他拥有几乎不可摧毁的强大力量,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法力,而且正如韩文清所想,他是一个同时掌握五派魔法师技能的奇才。

 

但这样一个强大的人,却又这么的平易近人,静静地隐藏在这一小块的和平区中。他会经常地帮助刚刚来到和平区的人,不论是魔法师或者是人类。在和平区安全受到战区威胁的时候,他会站出来,用他的力量,将这些危险一一解除,不费吹灰之力。除此,他似乎从来不在乎人类与魔法师之间的战争,从来没有关心过战事的情况,更不会加入人们对于战争的讨论。他不喜欢名誉,更不喜欢战争。

 

叶修不普通,韩文清肯定。

 

韩文清喜欢他这样强大,又这样低调的样子。

 

哦,还有他在阳光下的样子,那是韩文清最喜欢的。

 

他本身就那样地闪耀,但是在阳光下,就似乎是收敛了光芒,是一副懒懒的样子。像一只英国短毛猫,慵懒可爱,又显高贵,又像平凡的少年。

 

阳光和叶修,普通而不普通。每当韩文清看到这场面的时候,他健壮的胸膛里就有什么东西开始发酵,继续发酵,发酵那从第一天见面就已经开始发酵的情感。

 

他想,可能已经发酵好了?

 

现在,叶修在韩文清眼中显得更加的不普通了,已经成为是最不普通的存在了。

 

6

 

和平区外,暗无天日,人类与魔法师的刀剑相向持续了十年还是没有停歇;和平区内,安然无恙,是乱世中的一片净土。韩文清守着叶修和阳光,安然无恙地长大。

 

7

 

那天是个大晴天,阳光好的让人啧啧称赞,明亮而柔和,不算很刺眼。

 

叶修搬了把小凳子,坐在小屋前一片小草坪上,懒洋洋地晒太阳。他挺喜欢晴天的,也挺喜欢阳光。

 

韩文清也喜欢晴天和阳光。但他更喜欢的是正在晒太阳的人。每当叶大巫师享受阳光的时候,他就在一旁静静地待在一旁,静静地享受阳光,也享受另一个在享受阳光的人。

 

突然黄少天一脸严肃地出现,急匆匆的,快的像阵风,二话不说,将叶修一把拉起,转身就要离开。叶修甚至只顾得上拿上自己的宝贝扫帚。“老韩......”他似乎想对皱眉的韩文清说句些什么,可是话才说到一半,人就随着黄少天消失了。

 

韩文清想追,但是他自己清楚是追不上的,就算追上了也只是耽误时间而已。他知道一定出了什么事情,大事情,很严重的事情。冷静指挥他先去城里看看。

 

城里很混乱。韩文清在和平区生活了10年了,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和平区的和平是有可能被打破的。他遇上了王杰希,还有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人类医生张新杰。“到底怎么了?”韩文清问,声音冷静到可拍。“战火烧过来了。”张新杰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低沉地说,“有一支魔法师方的部队违反了和平条例,攻击了和平区。”“叶修和黄少天他们应该已经先过去了,我们现在正准备到前线去,肯定有不少人受伤了。”王杰希一边说着一边让两人骑上自己的大扫帚。

 

前线更乱。攻击和平区的是一支战争主义的魔法师部队,也就是坚决反对与人类讲和的那一派的力量,最没有人性的存在。

 

在和平区生活了多年的居民们早就习惯了平静与安康,许久没有被战火所波及了。一时间,地狱大门敞开,能逃掉的只有那幸运的极少部分。侵略者的吟唱声是他们敲响的丧钟。魔法师也许尚有一丝抵抗之力,而手无寸铁的人类却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血流成河。

 

黄少天看着眼前的景象红了眼。他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冰雨,疯了一样地冲向敌人,像一只被激怒发狂的狮子,不顾一切。

 

叶修的眸子变得前所未有的深。面对眼前这群毫无人性的杀戮者,面对眼前的满目苍夷,他收起了自己的善良。面对敌人,不需要善良。

 

韩文清三人赶到,也迅速进入了自己的角色:战士负责伤害,医生负责治疗。

 

大家都失去理智般,无所顾忌,只知道要不断的攻击,不断的防守,不断的打败敌人,不断的,去守护自己的家园。

 

敌人太多了。

 

韩文清头晕眼花。时间越长,他的动作就越僵硬了,他的思维就越混乱了。一下下对敌人的攻击,似乎也成了本能反应。

 

所以直到叶修大声地唤了他的名字,“嗖”地一下来到他身边时,韩文清才发现自己走神了。

 

他遗漏了一枚不知从哪儿飞来的魔法弹,叶修此时正在被三个敌人围攻,却还是拼了命地来到韩文清身边,用他那把武器,那把奇形怪状的千机伞,将魔法弹挡下。可是这一下打乱了他原本的攻击节奏,防守动作慢了一步.........

 

“叶修!!!”

 

一名魔道学者的星星射线直接在叶修胸口炸开。

 

看着叶修缓缓倒下,韩文清感觉天好像破碎了。

 

8

 

总算结束了。

 

韩文清疲惫地靠坐在一块石头上,伸出手来让张新杰为他包扎伤口。

 

天知道他是爆发了怎样的力量,才将昏迷过去的叶修拼死带回后方。

 

他也受了很重的伤,全身上下每一块完好的。在战场上没感觉,现在,伤口一并开始剧烈疼痛,难耐极了。可他一声不吭,宁愿紧咬牙关也不发出一丝声音。

 

“疼就叫出来。憋着不利于恢复。”张新杰作为一个医生,一个朋友,实在不忍心看韩文清这个样子。

 

王杰希现在在给叶修抢救。那一枚星星射线差一点就将他带去另一个世界了,带去那个韩文清再也无法见到他的世界了。

 

在得知叶修没事的时候,韩文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离袭击,已经有一个星期过去了。

 

韩文清大多是皮外伤,又有张新杰高超医术的治疗,伤好的差不多了。

 

叶修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韩文清担心地又让王杰希反反复复上上下下检查了为叶修好几遍,生怕有什么差池。好在没有。王杰希确定一定肯定后老韩才安下心来。

 

所以啊,这些天,是韩文清在照顾叶修。

 

自己小时候也是被他这样照顾的吧。韩文清喂叶修喝粥的时候总是这样想着,那时候他身体不算很好,老是生病,叶修也老是这样照顾他。

 

他回想着那些记忆。叶修会轻轻地舀起一勺,粥是刚出锅,热腾腾的,他会放在唇边吹吹,然后小小地抿一小口,确认不烫之后,小心地喂进韩文清嘴里。韩文清被这样喂过很多碗粥,他感觉这些粥中有叶修的味道,他喜欢这种味道。

 

他不知不觉用勺子舀起一勺碗中的热粥,放在嘴边,轻轻地吹了吹,将热气吹开,接着自己喝了一口。

 

不烫。他感受着口腔中,温温软软的。

 

韩文清没有咽下。

 

他俯下身去,注视着叶修那张安静的睡颜,乖乖巧巧,好像还在散发着阳光。

 

他闭上眼,贴了过去。

 

他用自己的唇瓣擒住叶修有些苍白的双唇,将口中的粥,小心翼翼地渡了过去。

 

——————————————————————————————————————

真心OOC

我觉得老韩小时候应该是个有点傲娇(嗯?)的酷小孩

其实原著里有说老叶不太喜欢晒太阳来着?

但是晒太阳这种老年操作我很满意来着~~~

假的魔男捡儿...

评论(5)
热度(30)
© 损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