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们亲爱的剑圣大大,机会主义者黄少天黄烦烦

#黄少天成年快乐!!!

#黄少生日快乐!!!

#沙雕小短文

#短,且沙雕(重点)慎入

#微喻黄,不打tag了

#是我自己的梦啦(有改动)

#我上哪儿做这么沙雕的梦

#走你

 

 

 

——————————————————————————————————————

 

黄少天做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在蓝雨的楼顶上。

在楼顶上干什么?

我哪里知道,我上哪儿知道去?我怎么会知道我在梦里想要干什么?

黄少天上哪儿知道去。

大概是吹风?

于是他站在楼顶上吹风。

呼啦呼啦。

黄少天注意到楼顶上有根天线。

这里为什么会天线?

黄少天上哪儿知道去。

这根天线很长很高,特别长特别高,想要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的那一种。

为什么会有这么长的天线?

所以这里到底为什么有根天线?

黄少天仰着头盯着天线看,思考了了好一会儿。

啊那两个太阳的光真闪。

如同秀恩爱的情侣狗一般。

眼睛疼。

等等。

为什么有两个太阳?

TM还是正在秀恩爱的太阳?越靠越近了啊喂!他似乎看到两个太阳正在亲嘴???

为什么两个太阳在亲嘴?

黄少天上哪儿知道去。

脖子疼了,黄少天决定不再看太阳。

嗯?我看的不是天线来着的吗?

于是黄少天又去看着天线。

黄少天发现远处有个什么东西正在朝这边飘过来。

圆滚滚的,还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黄少天很好奇这是个什么东西。他很认真地看过去。

那个不明物体继续向这边飘过来。

然后落在了天线上。

黄少天猛然发现。

哎呦我去这这不是个周立波吗?????!

头顶油光光布林布林闪瞎眼的周立波???

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只波波???

波波为什么还会飞???

这槽点怎么这么多黄少天你该从哪里吐起???

黄少天上哪儿知道去。

现在黄少天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在做梦了。

梦里什么都有啊。

这时天空突然暗了下来。

黄少天发现一朵黑云嗖嗖瘦地飘过来遮住了太阳。

开始狂风呼啸。

黄少天有点儿站不住,他躲到了楼梯间旁边。

回头一看,老长老长的天线摇摇欲坠。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不过幸好没倒。

黄少天不禁欣慰地在这个不理智的空间理智地这样想到。砸到人就不好了。

但是此时一个牧师出现了。

狂风呼啸的蓝雨的楼顶上为什么会有一个牧师???

黄少天上哪儿知道去。

他看着那个牧师淡定地走到左右摇摆的天线的底部,推了推眼镜,目光炯炯地举起了自己的十字架。

“DuangDuangDuang”地开始用十字架抡天线。

为什么这个牧师吃饱了撑的来砸蓝雨的天线?

黄少天上哪儿知道去。

天线被十字架砍了几下后终于支撑不住,不出意料地断掉了。

接着不出意料地倒下了。

带着它顶端的那只莫名其妙的周立波。

黄少天目送着长长的天线倒向远方。

他不禁好奇这天线的另一端到底是要倒到哪里去。

沿着天线走到楼顶的边上,黄少天脑子抽了一般纵身一跃。

飞了起来。

黄少天沿着倒下的天线一直飞啊飞。

飞啊飞,速度越来越快。

他似乎进入了一个如同隧道的地方,眼前飞速闪过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黄少天凭借自己优秀的视力甚至觉得自己还从中看见了冯主席的救心丸小葫芦。

等他发现自己慢下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天线的尽头,正搭在另一栋楼房的房顶。

黄少天心情复杂地发现这栋楼似乎是微草的俱乐部。

梦里都能这么巧?

然后他发现天线砸在微草房顶时,顺带着不小心砸烂了楼顶上的一盆绿油油的王不留行。

为什么这里会有王不留行?

王大眼儿真的养王不留行?

黄少天上哪儿知道去。

黄少天心情莫名的不错。

他开始沿着天线往回飞。

这一次速度比较慢,他可以清楚地看清周围的事物。

有一些小鸟儿停在天线上歇脚。

一排整整齐齐挨挨挤挤的,站在天线上,和谐融洽。

其中麻雀占了多数,也有燕子和布谷鸟。叽叽喳喳的很热闹。

黄少天认为比自己还热闹,热闹多了。

黄少天似乎看到了一只脸长得不知为什么特别嘲讽还叼着烟的喜鹊。

看到了一只浓眉大眼儿钱包脸的白颊张飞鸟。

瞥到一只长相特周正毛色特漂亮头上有呆毛但不唱歌的黄鹂鸟

还瞅见了一只胡子拉碴的大刺刺的麻雀,冲着他叫了一声小鬼?

挖槽这老鸟儿怎么这么像魏老大?

黄少天上哪儿知道去。

呼啦一下子,鸟儿们都起飞了,压压一片,蔚为壮观。

黄少天看的都傻了。

鸟儿们跟着黄少天往前飞。

黄少天发现前方的天线上有个棕色的小东西。

凑近了一看,是个纸杯蛋糕。

没有奶油没有糖霜没有巧克力连葡萄干都没有的蛋糕。

但是上面有几片秋葵。

为什么天线上会有纸杯蛋糕?

为什么会有有秋葵的纸杯蛋糕???

黄少天上哪儿知道去。

此时鸟儿们噗啦噗啦一哄而散,临走前给黄少天留了点儿纪念:在秋葵的纸杯蛋糕上留下一大片白色

的不明物体。

黄少天看着那堆(tuo)白色不明物体有组织有纪律有目标有预谋地飞舞起来,把自己装饰在蛋糕上,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一个诱人的大奶油蛋糕。

虽然真的不想承认眼前的这个由白色不明物体堆成的东西是个蛋糕。

虽然看着的确是个蛋糕,而且像是个高级蛋糕,鼠标大的一小块几百块的那种,看上去比蓝雨食堂每周三特供的蛋糕更好吃的样子。

黄少天凑了上去。

蛋糕上不知为啥还有一块圆形的黑色的巧克力。

黄少天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夹起这块巧克力。

巧克力上边雕刻了一个人的Q版头像。

巧克力有些融化了,上面的头像有些看不清,黄少天仔细地辨识了半天依然没有认出来这画的是谁。

巧克力融化的越来越多,头像几乎要消失了。

突然,巧克力的表面出现了一个螺旋!

“少天~~~~”

黄少天一脸惊恐地发现自家队长喻文州的头慢慢地在巧克力浮现了出来,声音十分温柔,眼神极度恐怖,堪比凌晨十二点的午夜凶铃。

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嗖地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脑门子汗。

喻文州坐在他的床边,看着他,微笑中带着关切:“少天?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黄少天摇了摇头。

喻文州笑了笑,贴心地将枕头扶起来,让少天舒服地靠着上边。“醒了的话就起来吧。今天可是我们剑圣黄少天的生日呢。”

少天转头看向自家的温柔队长。

喻文州又冲他笑,眼中的温柔化不开。

“......队长。”黄少天冷不丁开口。

“嗯。怎么了?”喻队问。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眼睛,认真地问:

“你说王大眼真的养王不留行吗?”

 

 

喻队:??????????????????????

 

 

 

世界未解之谜:那只周立波去哪儿了?

 

我不允许还有谁不知道玛丽苏之王周立波!!!

 

咳咳言归正传。

 

从今天起我们的小剑圣黄少天大大就成年啦!!!鼓掌撒花!!!

从今天开始就可以为所欲为啦!!!(闭嘴)

有时候想想啊,我们这也算是陪着他们一起长大啊,可以陪着他们过每一个生日,见证他们的每一个重要时刻,想想就觉得开心!!!

 

我入全职比较晚,是去年的动画入的坑。入坑之后第一个生日就是给烦烦过的!今天给你第二次过生日啦!希望以后我还可以给你过第三个,第四个,第无数个生日!

 

黄少天,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3)
© 损子/Powered by LOFTER